顺盈转载:珠海隔离日记❸ | 似水流年 亦拒绝躺平
栏目:焦点追踪 发布时间:2022-01-14
图:田湾的办公室附近有不少生灵栖息。今天不知咋的啦,在沙发上半睡半醒“蒙圈”一天,可能是“隔离综合症”,开始&l
顺盈转载:珠海隔离日记❸ | 似水流年 亦拒绝躺平(图1)

图:田湾的办公室附近有不少生灵栖息。

  今天不知咋的啦,在沙发上半睡半醒“蒙圈”一天,可能是“隔离综合症”,开始“躺平”状态吧,不得劲。有在田湾上班的好朋友催我呢,我得振作精神。

  坐在隔离房间的书桌前,我仿佛又回到原先的办公状态。办公室窗外的山叫田湾山,微雨下凝聚成一幅画,微带黛青色,细看透出绿意,似有天外飞来的岩石泊在我的窗口,似PS处理过的照片,模糊凝重。下班,常寻思哪条路上山;抬眼,政府的直升机飞掠过山顶,半山腰露白的是高压线的基座,雾霭蒙胧中有电线跃动。山在兴伟中心正上方,似与眉齐,只能叫面山而不是其他。

  引导自己的脚,拾起一级级台阶,拨开一片片荆棘,心和视野在山之巅摇晃。远望山之脊,似女性胴体,饱满丰盈。山脚的街镇有一座教堂,信众聆听基督福音。

  近几年,黑暴、贸易战、恐袭、疫情……占据头条,不断疲劳轰炸。在悲伤与绝望的黑雾中,已传来好消息,由乱及治的新局面给困顿忧伤者极大的希望。处在山腰的行山径,似乎把整座山踩在脚下,其实没有,因为还没到,没有叩到山门。冥冥中也有一种天外来音,正缓缓地爬上山梁。

  集团背山向海,风水在此空间循环,生生不息,沉闷的雷声在山谷迴荡,常常有一只孤寂的鸥鸟在闪电间逆风飞翔。一汪山塘,寂静无声地接纳雨后的溪水,山那边的街市华灯初放。

  这是我在港岛南天之涯、海之角的似水流年。

  作者:杨健清

相关内容